“约会”古人!国博明清肖像画展上新_中国艺术收藏网|权威艺术门户 

中国艺术收藏网|权威艺术门户移动版

首页 > 要闻 > 国内 >

“约会”古人!国博明清肖像画展上新

海报设计:刘晓雪

展览:容曜丹青——中国国家博物馆藏明清肖像画展

地点:中国国家博物馆南9展厅

展期:2022年4月29日对公众展出

主办单位:中国国家博物馆

不知大家记不记得,2020年7月15日,“妙合神形——中国国家博物馆藏明清肖像画展”在国家博物馆开展。当时获得了诸多观众交口称赞。

而今天,“容曜丹青——中国国家博物馆藏明清肖像画展”的媒体开放日活动又在国博举办。本次展览遴选明清肖像画佳作五十余件(套),旨在持续展示明清时期中国肖像画的艺术成就以及中国绘画艺术的独特魅力!

本次展览由三个单元构成,所选画作题材涵盖王室、名臣、名士、文会、闺阁、女容等多个方面,对于画作功能意义的阐释系统、多元、深入。王室名臣肖像画写实为主、以形写神,发挥着纪功、颂德、表行的作用;文人名士肖像画集娱乐、艺术与观赏于一体,不仅有表达个人志向与雅趣的独立像,亦有赞颂传统伦理与美德的家族群像;记录容姿的女性肖像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女性的观念觉醒,从早期规箴教化目的转向对女子美感的呈现。

可以说,此次展览比较全面地展示了明清肖像画的内容技法、时代背景、创作历程与相关内涵,令观众在观赏画作的同时,能够具体入微地从中领略明清两代各阶层人物的生活状态、精神风貌、思想追求、信仰观念和审美情趣,深入了解文物所承载的政治、礼制、官制、艺术、风俗、服饰、审美等各个层面的丰富内涵。

王室

·

名臣

康熙书房坐像

画中的康熙皇帝面容清癯,须眉花白,头带黑色貂皮珠冠,身穿黄色缎地吉服袍,盘膝坐于锦垫之上,双手轻按金漆琴式三足案,案上摊开一本书。康熙左右两侧均绘有形制一致的书槅,形成对称之势,书槅上陈设古玩器物和各色书籍。此画色彩华丽,绘制严谨,气氛肃穆,显示出帝王的尊贵地位、好学美德和高雅品位。

明瑞像

富察·明瑞,字筠亭,满洲镶黄旗人,承恩公富文之子,大学士傅恒之侄,清中期名将。因平叛、征缅有功,封一等诚嘉毅勇公。

图中明瑞五官清俊,着戎装,头戴珊瑚顶官帽,插双眼花翎,腰间系蓝色腰带,佩绿鲨鱼皮鞘弯刀。图上有乾隆皇帝汉、满文御题像赞,钤“乾隆御览之宝”椭圆朱文印。

追欢得禄图

松年(1837—1906),字小梦,号颐园,蒙古镶蓝旗人。曾先后任长清县、范县等地县知事,晚年以作画写字自娱其乐。

画作描绘猎手们骑马弯弓、追獾得鹿之情形,取其谐音“追欢得禄”。

名士

·

文会

文人名士们的肖像形态在雅集与文会中多为群像,形态各异,展现雅趣。而在行乐图中一般为独像,或以服饰道具、表情动作来塑造人物;或将像主置于轩阁或山林之中,以书斋、山水、树石为背景衬托人物个性,表达喜好和志向,蕴含丰富的文化气息。此类画像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明清时期文人名士肖像画是集娱乐性、艺术性与观赏性于一体的特征。此外,还有描绘家庭成员相聚的家族群像图,以赞颂手足情深、诗书传家、孝悌之乐等传统伦理与美德。

杜甫采药图

王树榖(1649-?),字庶豊,号无我,鹿公、慈竹君等,浙江杭州人,清顺治至雍正间画家,尤为擅绘人物。轴中杜甫左手拈须,右手持采药镰刀和竹篓,衣纹线条挺劲流畅,面部刻画生动,有淡然自得之貌。

萧翼赚兰亭图

萧翼赚兰亭故事,指的是御史萧翼从王羲之第七代传人僧智永的弟子辩才的手中将“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骗取到手,献给唐太宗的故事。史载唐代画家阎立本据此绘有《萧翼赚兰亭图》,后世画家,多有以此题材绘图。此画设色淡雅,画面中心坐在藤椅上的老僧即辩才,似在侃侃而谈,对面的萧翼双手笼于袖间,凝神倾听。

摹韩熙载夜宴图

《韩熙载夜宴图》传为南唐画家顾闳中的绘画作品。全图以连环画形式表现各个场景,每段以屏风隔扇加以分隔,又相互联结,细致描绘了南唐大臣韩熙载设夜宴载歌行乐的热闹场面。《韩熙载夜宴图》为艺术水平高超的传世名画,后世画家多有仿摹。此画应为明人摹本。

雅集图

此图为明人所绘,作者不详,所绘诸老雅聚于庭院之中,有牡丹、仙鹤、鹿、寿桃、佛手、石榴、葫芦等作衬景,有福、禄、寿等祥瑞之意。此画颇类常见的“香山九老图”。

闺阁

·

女容

闺阁和女容既包括大量祭祀性肖像,也有观赏性的名淑才媛、闺阁女子形象。在风格上,明代艳丽娇弱,清代工丽细致。从历代女性肖像的演变轨迹看,明以后,女性肖像画逐渐从群像构图转变为对独立个像的描绘,从早期规箴教化的目的,转向对女子美感的呈现。女性肖像既具有记录个人容姿的实用性功能,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女性的观念觉醒。明清以来独立女像的新风气,对了解画像背后的社会意识有重要的文献价值。

历代文苑像传

《历代文苑像传》李香君画像

《历代文苑像传》董小宛画像

作者叶衍兰(1823—1897),字南雪,号兰台,别署秋梦主人,广东番禺人,清咸丰六年(1856年)进士。《历代文苑像传》为叶氏摹绘中国历代文人雅士合集,上迄东晋陶渊明,下至清代郑板桥,包含王公、大臣、将帅、贤士乃至释道、姬媛人物等。像传大多数为左书小传、右绘人物,笔法细秀,色泽淡雅。小楷字迹严整工秀,甚为悦目。

四代欢喜图

余集(1738—1823),字蓉裳,号秋室,浙江仁和人,清代画家、藏书家。曾授翰林院编修,累官至侍讲学士。余集博学多艺,其诗文书画时称三绝,著有《秋室集》等。图中绘一家四代在山水园林之中欢喜共聚、尽享天伦之乐的场景,卷后有清人翁方纲、董诰、陈嗣龙、汪滋畹等题跋。

展厅一瞥

(以上摄影:余冠辰)

(以上摄影:蒙太奇 胡辣汤)

明清肖像画的价值

肖像画作为图像数据,为后世留下了历史人物的容貌形象,是珍贵的历史记录;肖像画中服饰、装束、陈设等,不仅生动再现了当时各类文化制度,更反映了时人的生活状态和精神世界,因而在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史研究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明清时期,随着社会各阶层对肖像画的需求大增,推动创作队伍壮大并促进创作水平提高。这一时期的人物肖像画,在图式和技法方面产生了显著变化。与唐宋元相比,明清肖像画注重图像的写实,尤其是到了清代中晚期,打破了传统的人物写真方式,中西结合,加强透视,强化面部肌理细节,使人物在比例和结构上更趋于真实。

此外,清代有相当数量的文士介入肖像画创作,导致写意精神的彰显和注重,突出简略与神韵,是文人写意的体现,是其时画法与审美观念的嬗变。另一方面,祭祀性和纪念性肖像画的兴盛,又凸显了肖像画的民间性与世俗化。正是在这种“雅”与“俗”、“写意”与“写实”的交替互变中,明清肖像画得以取得超越以往任何时代的长足发展。透过这个展览,大抵可看出这种画风递变与社会功能演进的轨迹,并得以一窥明清肖像画的历史渊源、发展趋势与文化脉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