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收藏 > 观点 > 正文

没有街头艺术的国家是没有生机的

图片来源:Thessa Lageman图片来源:Thessa Lageman

  Thessa Lageman

  在位于突尼斯首都突尼斯市南部的一个名为“伊扎拉”的郊区,18岁的Sarrah Laajimi正在一家青年活动中心里面,指着她画在墙上的一个女人的脸。这个高中生是4 Street Family的成员。这个团体里有25个人,他们的职业包括涂鸦艺术家,舞者,口技表演者以及电影制作人。

  “我曾经只在纸上画画,”她说,“但是之后,我们在社交媒体上发现了国外的街头艺术,并且我们决定也要尝试一下。街头艺术最令我们心向往之的一点,就是每一个经过路边的人都可以看到我们的作品。”

  街头艺术在这个位于非洲北部的国家中还是一个新鲜事物,但是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这里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涂鸦作品和书法涂鸦——这是一种将伊斯兰书法同涂鸦结合起来的艺术,其他形式的艺术作品也开始出现在这里的咖啡厅和学校的墙壁上,以及街道的旁边,甚至在清真寺的圆屋顶上也能寻觅到它们的踪迹。年轻的街头艺术家们的目的是装点城市的郊区,同时传递一种信息。

  4 Street Family的成员们工作的地点就在伊扎拉,这里位于城市的边缘,也是突尼斯最大的宗教区“Grand Tunis”的一部分,总人口约为270万。这里的北边就是位于迦太基和拉马尔萨地区的一个富裕的城郊,濒临地中海,有大片的别墅,棕榈树以及橘子树。

  这里的西面是人口稠密的Ettadhamen和Douar Hicher城郊,完全是另外一个世界。上个月这里发生了暴乱,为了逃避这里的低就业率,一些年轻人移民到了意大利,还有的人加入了伊斯兰国。

  “这个国家有很多地方是我们想去改变的,”另一位来自于4 Street Family的青年艺术家Arbi Mejri说道。据他所言,这个国家里面的政治信息总是秘而不宣,尤其是那些批评政府或是宗教领袖的信息,因为它们不无危险性。他们所关注的其他主题还包括污染状况以及女权。突尼斯的艺术家们还借鉴了很多著名街头艺术家的作品来扩大影响力,包括Banksy,来自柏林的1 Up Crew,以及出生在迈阿密的Tati Suarez。

这幅肖像画的是一位在2013年被杀的突尼斯左翼政治家。图片来源:Thessa Lageman这幅肖像画的是一位在2013年被杀的突尼斯左翼政治家。图片来源:Thessa Lageman
突尼斯街头的涂鸦艺术。 图片来源:Thessa Lageman突尼斯街头的涂鸦艺术。 图片来源:Thessa Lageman

  2011年的革命给这里的人们带来了很大的希望,他们憧憬着一个更好的突尼斯。但是五年时间过去了,人们的情绪却因贫困,失业以及依然猖獗的腐败现象而愈发阴郁。一系列的恐怖袭击让游客们对这里避而远之,言论自由也又一次被限制。

  不过,身兼街头艺术家和涂鸦设计师两职的VAJO依然可以从阴霾中看到希望:“如果没有了社会问题,那么艺术也将不复存在,”他坐在一家烟雾弥漫的餐厅中说道。这里的墙上还有Sami Gharbi绘制的书法涂鸦作品。现年27岁的VAJO本名Jawher Soudani,他继续说道:“这也就是为什么总能在低收入群体和中产阶级居住的社区中发现街头艺术的原因。”他认为突尼斯最大的问题之一就是贫富差距过大。

  2001年左右的时候,他开始在自己的家乡——位于突尼斯南部的加贝斯从事街头艺术。“我是最初从事这一职业的一批人,当时我跟来自于北部城市比塞大的Meen One合作,他现在已经住在法国了,”他说,“之前从来没有人听说过街头艺术。”

  在独裁统治期间,涂鸦是一项危险的工作。在前总统宰因·阿比丁·本·阿里的统治被推翻之后,这里获得了暂时的自由环境,而艺术家们也因此而受益,他们可以表达自己的观念。这名独裁者的一位亲戚在位于突尼斯北部的富裕城市迦玛特拥有一栋房子,而在独裁统治结束之后,VAJO,Electro Jaye和ESKA-ONE等艺术家们在这栋房子的里里外外画满了涂鸦。

  这个国家近期的许多街头艺术设计项目都有VAJO的参与。例如在吉尔巴岛,有150名世界各地的艺术家们受邀前来在一个村庄里作画(这一项目其他的参与者们还包括来自突尼斯的eL Seed,The Inkman和Shoof)。去年夏天,一个艺术家团体来到了突尼斯市的另一座城郊El Mourouj,在一架破旧的波音727飞机里面作画。

  当过路的人们看到街头艺术家们正在进行自己的工作时,他们的反应往往十分冷淡。“幸运的是,当我们欣赏到我们的成品之后,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的想法还是会有所改变的。”

VIJO在拉马尔萨的城郊出售自己设计的包和T恤。图片来源:Thessa LagemanVIJO在拉马尔萨的城郊出售自己设计的包和T恤。图片来源:Thessa Lageman

  回到南部的郊区伊扎拉之后,4 Street Family的艺术家们他们的作品总是很快会被涂抹或是毁掉。“在这里,涂鸦还不是一种已经得到认可的艺术形式,”这个团体的创始人Houssam Ben Salah说道。他之所以会建立这样一个团体,是因为他觉得这个国家没有足够的艺术气息。“在这里,艺术是不被提倡的,因为这不会给你带来经济收入,”他补充道。不过Laajimi还是表示,街头艺术已经变得越来越普遍了。

  很多当地人都告诉艺术家们,肖像画在伊斯兰教中是明令禁止的。“但是我们没有伤害任何人,”艺名“Strix”的Laajimi说。去年夏天,她和其它的几位艺术家们一起被警察逮捕,他们当时正在地铁站附近的一面墙上作画。Laajimi解释说,警察们不知道街头艺术和破坏公物的区别。

  这个团体中的另一名成员Elyess Guesmi说他曾经两次在没有绘制涂鸦作品或是做其他违法的事情的时候被警察逮捕,还遭到了殴打。“这也就是我们也希望首先取得许可的原因,”他继续说道,“但是这要花很长时间,所以有的时候我们需要冒一点风险。”

  他补充道:“不过不太走运的是,我们常常没有钱去买喷雾壶和颜料,因为在这里,这些东西的价格都太昂贵了。”

  除了Laajimi之外,Dalinda Louati也是这个国家里为数不多的女性街头艺术家之一,她住在突尼斯的第二大城市斯法克斯市。Louati在突尼斯国内获得了街头艺术的博士学位,她说自己得到了斯法克斯市艺术与手工艺高等学校的许可,允许她在这个国家的任何一面公共场合的墙上作画,但她必须保证在做完自己的研究之后将这些画清除干净。不过尽管如此,据她所言,她还是在上个月的时候短暂入狱。因为她此前在一家磷酸盐工厂前面的墙上画了一幅手枪的画,以此来抗议这家工厂给城市造成的污染。

  “街头艺术和其他形式的艺术需要在突尼斯得到更多空间,这一点至关重要,”她说,“艺术可以鼓舞人心,使人们振作起来,给他们希望。这一切都是这里十分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