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收藏 > 观点 >

可佳珍玉堂II两千多年前诸侯王之间是如何炫富的?

第一次看到这两件战国时期的出廓璧的时候,我内心异常惊讶,玉器看起来“很新”,周身光亮润泽,镂空规整。感叹玉器的生命,是何等的傲慢,历经两千年风土尘埃,依旧灿若明霞。

所谓“旧的不怕新”就是讲的战国的玉器,尤其到战国中晚期的玉器用料,特别讲究。洁白温润的和阗白玉比较前大为增多,治玉工艺更加成熟,加之金属工具的运用,玉器的琢磨变得干净利落,边缘锋利。这时期的纹饰,生动自然,功夫耐道。

战国枭雄四起,各诸侯都想称霸四方。而玉的“珍宝性”和“社会性”都已经相当成熟。当时的炫富方式当仁不让的就是玉器的精美。往往一件玉器的料好,型壮,抛光精致,就很直接的给主人增加了别人不可比拟的光环。这就是为什么战国烽火不断,玉器制作和发展却毫不滞慢的根本原因。

出廓璧是这一时期的典型代表。出廓璧打破以往光素无纹的玉璧形式,以中孔内或边缘均加以镂空纹饰,以龙形出廓的玉璧更是精品不在话下。张扬有力的龙形纹饰,成为这一时期的显著特点。

龙图腾发展到战国时期,已经大致完善,执政掌权的皇室已经以龙作为自己的身份代表。也正是这些龙形配饰真正体现着战国玉器的精美。

玉璧多已成为贵族佩戴的装饰品,所以形体脱离了远古时期祭祀礼仪流传下来的形体大小,设计更精致,更适合佩戴。

这件战国“出廓璧”白玉质致密莹润,光感细腻,局部有沁。中心玉璧上装饰云纹,璧外镂空一圈绞丝纹形成外围,刻工精到,上刻双龙,顾盼回首,抛光到位。颇有意欲奔腾的动感。

另外一件“出廓璧”中心位置雕刻兽面纹,双目圆瞪,虎虎生威。外围索形纹形成龙身,龙首相对,龙尾婉转与兽面纹相接。最下端是同身双螭龙,最上方雕刻双龙顾盼回首,动态盎然。

​这两件出廓璧造型设计巧妙,玉色玲珑剔透,沁色自然优美,加之当时玉工思想相对自由,治玉主题宽泛,反而使玉器造型严谨规整之外另有一番生动在内。战国时期玉器是过去中国玉器文化史上最绚烂的色彩,在中国玉器史上达到了空前高峰。

分享到:


今日热点
景泰蓝鉴证中韩友谊,韩国前总理郑云灿收藏中华荣耀尊
景泰蓝鉴证中韩友谊,韩国前总理郑云灿收藏中华荣耀尊
纯银大龙版票被韩国前总理郑云灿收藏
纯银大龙版票被韩国前总理郑云灿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