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收藏 > 人物 > 正文

住在什么样的地方才能成为一个“真”画家?

  向日葵金艳如火

  舍弃了阳光包裹

  麦田里群鸦燥动

  我看见奇异美梦

  The Starry Night

  将我旋转悲伤与狂欢流窜

  我舍不得不想醒来

  ——《跳舞的梵谷》

  最近似乎掀起了一场追忆梵高的热潮。

  梵高生前最后的信件中一句“只有画画才能表达我心中之所念”,让导演多洛塔·科别拉与其丈夫休·韦尔什曼萌生了用梵高的画作展现他一生经历的想法。于是一部制作期长达7年,由65000幅油画画作组成的电影呈现在观众面前。

  为什么这么多人喜爱梵高?

  陈丹青说梵高的好在于“憨”。

  他情感与作品上的真实,与雕龙画凤般精细的描摹不同,他所见的一切都是创作的蓝本,可以是魅力的教堂、咖啡馆、花朵、星空…也可以是粗糙的一双鞋、土豆、树丛和农民…他不挑剔所有的事物,而是敞开心胸一应感受。他的作品让相信,这个画家一定是很热爱世界的。人与画都很纯粹。“赤子之心”不过如此。

  去到梵高一生中节点性的地方,亲临油画中的场景,感受这位伟大画家的“心中所念”。

荷兰| 津德尔特荷兰| 津德尔特

  文森特?梵高选择了一条他自己热爱的生活之路,一条布满荆棘的艰辛之路,为家人所懊丧,为亲戚所失望,为世人所侧目……

  文森特?梵高生于荷兰南部布拉邦特的Zundert小镇,这里以天主教为主。1853年,他来到这个世上的时候,作为牧师的父亲是希望他日后选择继承自己事业的但是事与愿违。

  在这里,11岁的梵高创作第一幅作品《农舍与谷仓》,是送给父亲的生日礼物。自那时候开始,这个叛逆又偏激的少年,就注定与这个家庭和社会与众不同。

  梵高的故乡Zundert是个美丽的小镇,盛产多彩艳丽的大丽花。这里每年都有“大得吓人”的花车巡游。2015年是梵高逝世125周年,以“梵高”为主题的花车非常壮观。

法国| 阿尔勒法国| 阿尔勒

  阿尔的太阳是温森特从未见过的炽热,满眼都是令人目眩的强光。这种酷热和极其纯净透明的空气创造出了一个他未曾见过的新世界。

  阿尔勒是法国东南的一座历史老城,被誉为“高卢人的小罗马”。这里有丰富的历史遗产,文化风味与美丽的建筑成为很多艺术家的灵感来源。

  在这里,梵高经历了生活的跌宕,却到达了一个创作的高峰。他在这里创作了《星空》、《向日葵》、《梵高的卧室》、《夜晚的咖啡馆》等一系列最经典的油画作品。

  35岁的梵高厌倦了巴黎的生活,来到阿尔勒寻找灿烂的阳光和无垠的农田。他租下了“黄房子”,准备建立“画家之家”。

  之后高更因经济困难来到阿尔勒与梵高同住,梵高为了装饰高更的屋子,打算画一打(12幅的向日葵,可惜没有全部完成。

  梵高因过度劳累以及其他很多原因而变得精神失常。在一次与高更争吵后,他失去理智,回到“黄房子”,割下了右耳的一部分献给了一个当地妓女。。。

  梵高想建立的“画家之家”终究没能完成。同时他陷入了精神疾病的泥潭,阿尔勒当地的居民甚至联名写了请愿书,要求政府驱逐梵高。

  梵高在阿尔勒的城市里处处都留下了印记。如今,在游客中心贴心地为死忠粉提供了“梵高线路”地图。

  法国| 奥维尔

  奥维尔夜晚的那种深沉的宁静降临到这个房间。 

  早晨一点钟刚过,温森特突然睁开了眼睛,他看到了墙上的日历:1890年7月29日。 

  他对身旁的弟弟说:“我要去了,提奥。”他从此闭上眼睛,再也没有醒来。

奥维尔又名梵高小镇,是巴黎省巴黎瓦兹河畔的一座小镇。奥维尔又名梵高小镇,是巴黎省巴黎瓦兹河畔的一座小镇。

  37岁的梵高爱上了这里,“满是纯粹的风景以及如画的田野”。

  他在此度过了他生命中最后的七十天。完成了《奥维尔教堂》、《麦田群鸦》、《阴云密布下的麦田》等名作。其中《麦田群鸦》这一著名作品被认为预示了他的死亡。

  梵高在麦田里举枪自尽。梵高说:“有一天,我相信我将有条件在一家咖啡厅举办一次我的独家画展。”提奥忍不住内心的悲伤,因为自己没有意识到哥哥自杀的倾向和没能为他完成心愿而内疚。他过于悲痛而卧床不起,在梵高去世六个月后,也去世了。

  梵高曾告诉他的弟弟:“有一天,我相信我将有条件在一家咖啡厅举办一次我的独家画展。”

  而他终其一生,只卖出去过一幅画,办过一次规模小得可怜的画展。

  不知道梵高有没有料到,在他过世之后,他的画作却成为了世界最珍贵的艺术品。

  lie crushed and broken on the virgin snow。

  断裂并静卧在初下的雪上

  And now I think I know

  我想我已明白

  what you tried to say to me

  你想说的是什么

  and how you suffered for your sanity

  当你清醒时你有多么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