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收藏 > 人物 > 正文

道法自然:画家安顺写生作品赏析

艺术简介

安顺,擅长国画山水、花卉,兼书画鉴定。先后就读于郑州大学美术学院,中国国家画院,北京大学名家工作室。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2013年7月至2018年国家画院范扬工作室山水画课题班,研究生班学习,2014年至2015年北京大学胡抗美,曾翔书法工作室高研班学习)。人民美术创作院副院长,中国国家画院范扬工作室画家,民进中央画院画家,河南省民进开明书画院副院长,河南省书画院特聘画家,中州大学客座教授。出版专著编著《清代中原地区书法家略考》,《河南近现代书画家名实录》等。

范扬老师题字

现代语境:思考与表现

——安顺的中国画

徐恩存

当代文化语境中的艺术作品,其特点是——在传统中延伸与蜕变,创作贴近时代脉动的作品,及相关联的风格、语言。处在历史转折点上的当代画家,无不在这整体氛围中,选择自己的表现形式与创作道路。

步入中年的画家安顺,正是在这个八面来风的时代环境中,体验并感受到全新的精神氛围,外部世界的日新月异极大地的启发、刺激了他的思维与灵感,给了他以不可竭止的激情和创作冲动;他的作品,因而焕发着少有的鲜活之气、灵性的笔墨特点、耐人寻味的意蕴和无法之法的郁勃生机。

2017太行山写生一

安顺的作品,少有脱离生活的生编硬造,多为有感而发的倾心之作,或为写生而来的素材管理,亦或是对生活感受的提炼,所以,笔下山川、林木、屋舍、村落等,都在素朴、单纯与自然之中,体现出一种原生态的美感与未被污染的魅力。安顺的作品,一个明显的特点是强调直觉的感受,而非理性分析的结果,他也未被写实观念所束缚,笔墨发挥一任天性使然,强调意象表达中的“感觉”作用,舍去事无巨细的逼真写实性还原;因此,安顺作品中,以“写”入画、以“意”表现为主,笔与墨配合,辅助互动,用笔极见骨力、用墨氤氲淋漓,画面元气充沛,在“不似之似”中,见出浓淡墨色演绎的空迷离图景,“半是虚空半是山”之境界跃然纸上。

2017太行山写生二

就作品而言,可以看出,安顺更注重水墨本体的体现与表达,并在实践中竭力展示水墨材质与笔墨性能之美、肌理之美,尽力发挥水墨氤氲效果与淋漓酣畅空灵飘逸的独特美感。

譬如,《十三陵碓臼峪写生》、《山寺烟岚》、《空翠湿人衣》、《山村》、《红广寺印象》、《腊月》、《古原寻幽》等作品中,都见出安顺个人特点十分鲜明的笔墨与风格。他常以没骨法为基调,笔墨齐下,并在局部或“画眼”处,勾勒杂树、村庄、人物,起到“画龙点睛”作用;且画面整体氤氲浑然,气息贯通,在笔墨的干湿、浓淡、枯润、疏密中,演绎出笔性、墨法与意象空间的丰富性与多样性;特别是以没骨法的浓淡用墨之法,画黄土高坡的土原,既增加了作品有限空间的气势与无限扩展,又在营造苍茫氛围的境界中,凭添了画面的“不确定性”,使画面的有限空间顿生动感与鲜活气韵,没骨法墨色在画家主观驾驭下,充分体现了画家个人的审美取向和艺术趣味——即,坚持写意的理念,力避了“笔墨加素描”的时尚,并在消解表现对象的实体中,引入具有抽象形态的笔墨方式,把对象与实景意象化;譬如,《十里美景都入画》、《秋山归牧图》、《春到原上》、《西山欲雨图》、《人勤春早》、《古刹听瀑图》等,都是这样的佳作。

2014黄山写生

以《十三陵碓臼峪写生之二》为例,是可以见出安顺良好的艺术感觉能力与笔墨功力的。在这件长90公分,宽40公分的册页写生中,画家完全从印象出发,做出“感觉性”的瞬间捕捉,他删繁就简,舍去过多的细节,不做逼真描绘与刻划,而在瞬间印象中,定格大的空间关系、结构和基本走势,并在总体结构框架确定后,进行意象关系的调整与确定,在“有意无意之间”与“若即若离之中”,完成点、线、墨色的铺陈、配置与布局,虽无细致精微的刻划,却因“点到为止”的虚实互补和黑白灰的平面构成关系使然,使画面在二维平面空间中,呈现平远、深远与高远交迭与互融的丰富特点,在繁简、疏密、远近、虚实、干湿、浓淡中,使北方的山川、村落在以神写形、以虚实贯中,韵致十足,而给人以聊想和审美满足。

2016国清寺写生一

画家以娴熟的技法,一任胸臆直抒,率性而为,勾点皴擦涂抹与“平重齐留园”的笔墨综合表达,使他形成了“空疏美”与“黑密美”合一的绘画特点;上述作品,在随意勾勒的空疏山川之中,衬以林木的黑密,几笔机具金石意味的树干、枝条极生动地分割了有限空间,使之增加了层次与变化,画面因而产生了丰富的意韵与情调,枝条的勾勒,细看则见出草书的行笔美感,与随意的墨色浓淡相合,郁勃生机焕然发生,在千变万化中,笔笔贯通,脉络连结,笔接墨、墨接水、水接笔,画面空灵澄明,兴会淋漓。

显然,用笔劲健、干湿互融、浓淡一体,是安顺作品最为鲜明的风格特征。

2016国清寺写生二

近几年,安顺十分注重写生,在写生中寻找新的感受与感觉,在写生中培养灵感与激情,并在写生中酝酿新作品的雏形;写生使他把绘画理论转换为实践成果,他坚持在“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中孕育自己的艺术,他的艺术因而充实、饱满、生动、鲜活。在“运造化于掌上,显万变之象与笔端”中,他得以用笔墨完成了“情以物迁,辞以情发”,他的艺术愈发在回归艺术自身的艺术本质中见出意义。

安顺作为当代画家,同样经历了“由浅入深、由表及里”的成熟过程。他确信在辛勤耕耘中,才能收获丰硕果实;他的艺术果实当然也在时间历练中汁液饱满与丰盛;有鉴于此,我们有理由相信,安顺的艺术是他在现代语境中,思考与表现的必然结晶,也是他艺术上成熟的标志。

2017京郊写生

2016拙政园写生

2016山东长岛写生

2015绍兴写生一

2015绍兴写生二

《山水妙音》136×69cm 纸本水墨 2017年

《家在画屏中》136×69cm 纸本水墨 2017年

《山水有清音》136×69cm 纸本水墨 201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