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收藏 > 人物 >

翰墨丹青:当代著名画家薛磊的艺术探索

薛磊艺术简历:

1972年生于成都

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

四川省诗书画院党支书记、副院长

四川省政协书画院副院长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春归何处》120cm×245cm

姓国名画

作者:薛磊

一个人从孩提时开始,到生命的结束,会一直思考一个问题:

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

我要到哪里去?

同样,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也必须要回答这个问题,否则它就不能确定自己的位置和未来的发展方向。

《人生诸多伤心事》68×136cm

不同民族的人们常以对他们来说最有意义的事物来回答“我们是谁?”。一个具有历史连续性的文化共同体,是一个地缘、血缘共同体,它将人的各种认同融合其中,文化意义上的民族身份,构成一个民族的精神世界和行为规范,一个民族的正向的身份感,能产生强大的心理力量,给个体带来安全感、自豪感、独立意识和自我尊严,这种“文化认同”的核心是对一个民族的基本价值的认同,是凝聚这个民族共同体的精神纽带,是这个民族共同体生命延续的精神基础。

今天,中国已经没有人再提信仰危机,却被另外一种价值观所覆盖:经济和利益决定一切。回溯历史,这是中国从没有过的!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已经是全世界唯一愿意放弃自己传统文化的国家!

《江山如此多娇》34×34cm

在从前的俄国人眼里,契丹就代表中国。它曾是一个强国,原本盛极一时。而这个民族消失到哪里去了呢?历史上还有一个民族则与契丹有着不同的命运,他们的族人几千年来没有自己的国家,却被誉为优秀的民族。他们是犹太人。所以,经济只是时间问题,文化却是原则性的问题!今天我们能拿什么证明自己是华夏子孙,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中国人?毁灭中国的只可能是我们自己。真如此,我们与犹太民族相比,虽然没有丧失地理上的家园,却失去了精神的家园,恐将走上精神流散的道路!

《山水小品》34cm×34cm

我们能否抛弃中国百年以前的价值体系而建立一套新的价值体系?西方文化倡导的是一种全球性文化,相对中华文化而言,它是一种纯粹的技术文明,不可能成为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文化,也不可能取代中华文化。因为它没有拨动绝大多数民族成员的心弦,反而是中国的孔子在全球制造了越来越广泛的共鸣。

​在哈佛大学有一场演讲,两次提到了“回溯源头,传承命脉”。他说“中华民族的祖先曾经追求这样的一种境界,叫‘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是中国领导人第一次向世人宣示对古圣先贤、对传统文化的传承和追求。一个追求光荣与伟大的民族,必须有一个令人崇敬的价值体系,一个激荡人心的社会理想,一套与理想和价值相一致的核心价值观、道德规范和审美标准。“天人合一,和谐有序”就是中国人魂牵梦绕的人性核心价值观。“合”与“和”界定了中华民族累世以来的生命取向。

《山水小品》34cm×34cm

传统思想和价值观是我们民族智慧的结晶,传统经典是民族心灵的庞大载体。这些是我们民族生存和发展的依据,是我们民族几千年来屡遭劫难而不会解体的凝聚力。中国传统文化敦厚而精致,它不仅是一种哲学思想,更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能够激励和抚慰人心灵的文化,一种能够提供传说、神话、象征、价值观和认同感的文化。

传统文化伴随我们民族走过了几千年来到了今天,历经磨难,仍能延续不断。五千年斗转星移,它不断地在回答:“我们是谁?”。

《山水小品》27×24cm

我们民族还有一样镇国之宝,从未被我们割舍过,它一直在传载我们的思想和记忆,它如清泉一般不断沁润着中国人的心田,它就是——中国书画。它可以回答“我是谁?”。

林语堂说“中国画是中国文化之花”。中国书画就是中国民族精神的最直观的表现,也是中国哲学思想最深情的表达,中国画是用中国化的工具材料和话语方式所言说的中国文化精神与民族美学意蕴,在人类各民族画种中,中国画是唯一可以表达出其民族哲学思想和核心价值体系的画种,其他民族都不具备。这个观点在今日重提,仍非沉响,而为空谷足音。

《绿水青山》 34×34cm

其实中国画一直就在默默无闻地担当着重建我们的尊严和人伦的庄严使命,帮助人们恢复对传统的记忆。中国画符合我们这个民族的整体审美标准和哲学思想,符合自然的根本规律,中国画之美就美在它是艺术的人生,也是人生的艺术;是血脉的传承,也是传承的文脉。

而中国画与我们的民族文化一样,是水,是雨,是空气,是阳光,是星辰!它始终伴随我们一路走来,几经沧桑,不离不弃。它之所以能够承担传载这个功能,则与那些具备人文情怀之的文人们的承载密不可分、休戚相关,没有这些文人就没有中国画的今天与未来,没有他们这种“士”之精神,也画不出如诗一般无邪而抒情、灿烂而恢弘的中国画。

《紫气东来图》27×24cm

古代文人最伟大的事业就是尧舜事业,尧舜事业就是复兴传承中国文化的事业,就是为中国的现代化确立道德基础与文化方向的事业,也就是宋儒张载所说的“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事业。文人不可推卸地肩负着复兴中国文化的时代使命和文化责任。孔子说,“悠悠万事,唯此唯大”,复兴中国文化就是当代中国文化人“悠悠万事”中最大的事。

前不见古人

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

独怆然而涕下

《松下高士图》129cm×34cm

每当我吟诵唐代诗人陈子昂的这首《登幽州台歌》,能够体会到陈子昂拍凭阑干时的这种担当,不觉豪气倍增。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置身于广阔的天地和悠久历史中,个体是多么的孤独寂寞。不是渴望“古人”和“来者”的提挈,而是勇敢、主动、自觉地承担延续“古人”和“来者”之间的精神文化血脉。其自我意识因蕴含了社会价值而更显崇高,这无疑是一种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担当和责任。

“志于道”的士者精神诠释了中国文化的最核心——道、禅、儒、骚。这个“骚”字何等之了得!

骚,乃古人之情怀

骚,乃士者之风范

骚,乃文人之担当

《大自在》31cm×31cm

今天,当我们守望五千年中华文明史,那一刻,我们应该更自觉、更主动地发出一声自信而响亮的回应。

我们是谁?

我们从哪里来?

我们要到哪里去?

薛磊 2010年冬月于成都怀古堂

分享到:


今日热点
《两岸双青 共谱丹青》书画艺术作品展开幕式
《两岸双青 共谱丹青》书画艺术作品展开幕式
中华国粹文化峰会 宁波桃源书院国粹文化基地揭牌
中华国粹文化峰会 宁波桃源书院国粹文化基地揭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