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国际 > 正文

买卖艺术品为什么不能像股票交易一样?

  来自STAQ的攻击(STAQ ATTACK上周五,Robin Scher采访了伦敦/布拉格的创投公司 ARTSTAQ宣传主管Petr Václavek。这家公司的口号就是将那些新锐艺术家的作品变成纯粹的投资品,但是如何做呢?

  他们将一系列通过算法得出的排名与人类专家的意见结合在一起,在网上做一个透明的交易平台,让大家可以“在网上购买油画,委托保管,然后像股票一样再次销售。“

  根据这次的采访、他们的媒体资料以及官方网站,ARTSTAQ模式的唯一小缺陷就是几乎没人知道他们说的到底是什么。如果我们看看Václavek的发言以及他们网站上公布的发言稿,其中的3点就可以很明显地显示出这种含糊其辞的状态。

ARTSTAQ。图片:致谢ARTSTAQARTSTAQ。图片:致谢ARTSTAQ

  “艺术市场缺乏规范“

  这种老掉牙的论调让我发疯,感觉就像两个护理员突然冲到我的房间,把我推上了电疗桌的程度。对,艺术市场确实不像金融市场那样规范(或只是被形容为那样——但你应该对那些不知羞耻的评级机构去大喊)。艺术行业内并没有像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那样的监管机构,或是一套全世界通用的销售商和销售代表需要遵守的行业规范。

  但是,所有商业交易当中的普遍法则依然适用。如果不是如此的话,我们这些艺术媒体人就不会有机会去通过蹭热点的方式来报道各种重大的法律纠纷了。作为证据,可以看一看最近轮流出场的三起热议案件:Dmitry Rybolovlev vs。 Yves Bouvier、Alec Baldwin vs。 Mary Boone、以及围绕在Giuliano Ruffini圈子里的古典油画造假案。

  所以,虽然艺术产业的运作以及整体规划确实有待改善,但是,你能不能找到一个人可以面对面地和我说,如果你厚颜无耻地售假或是像强盗般洗劫你的竞争对手也不会遭到任何惩罚。这样的说法显然是在以偏概全。

  “目前所有的市场模式及创业方式都与现存的大数据相关,但是数据都来自拍卖结果。“

  这也是很明显的错误。ArtRank至少从2014年开始就通过专业人际网络来收集一线数据,而创办人Carlos Rivera两年前就在这个专栏中作出了介绍。Hugo Liu 领导下的Artsy数据分析项目看起来做的是类似的事情。对,这两个平台现在都没有想做一个艺术股票市场。

  但是Václavek的夸大陈词依然显示的是ARTSTAQ对于其市场现存竞争者的无视,或者他们是故意假装自己的竞争者并不存在。我不知道哪种情况更糟,但是不管怎样,我都不会想要自己的钱流入这样的平台。

  不过,从凭空捏造的层面上来说,前两个说法和下面这条我在ARTSTAQ网站上找到的比起来依然是小巫见大巫……

  “艺术是全球经济危机的时代里最安全的投资“并且“对于金融市场的波动有免疫力”

  我听到以上两句话时的反应与我听到共和党议员Paul Labrador最近在市政厅会议中所说的“没有人会因为缺乏医保而死亡“时一样。对于那些不在工作场合的人来说,我决定让位给Billy Bob Thornton。另外的那些人,我认为你们可以运用一下自己的想象力。

  任何一位曾经历过经济危机的艺术市场专家都会底气十足地告诉你,广义上来说,艺术作品的价值涨跌确实是与经济同步的,但其中有一个最不稳定的板块就是ARTSTAQ专注于的新人艺术家部分。

  几乎所有进行长期收藏的收藏家藏品里都有一些曾经名噪一时的艺术家的作品,但这些人后来销声匿迹的程度甚至比FBI的通缉犯更为沉默。实际上,从2015年底开始,我们正在经历一场类似的大规模虚假繁荣,那些从2011年开始流行的僵尸形式主义艺术家们最终唱起了“伤仲永“(并且蒸发了整个市场很大的一块“资产”)。

ARTSTAQ页面。图片:致谢ARTSTAQARTSTAQ页面。图片:致谢ARTSTAQ

  别会错意:一件格哈德·里希特或者克里斯托弗·沃尔的作品在熬过经济崩溃之后依旧会回到原位,但是一个刚毕业的艺术硕士的作品则不会如此。如果你认为这些东西都符合“最安全投资“标准的话,那么不妨去试一下在最差的情况,在一个走下坡——或者濒临崩溃——的市场里找一个愿意花钱的买主,让他在你死我活的未来世界里拿着那几张油画去混江湖。

  在此之前,我还是要继续引用金融顾问、华尔街分析师Josh Brown(花名The Reformed Broker)对于ARTSTAQ,或是更普遍的新生事物一针见血的评论:“我最关心的事情之一是这是否是一个投资项目。在我看来这不是。作为投资这是完全无意义的,因为没有办法对其进行估值,并且它做的也不是所有的支持者们所称的他们所在做的事情。历史证明股票与地产可以更好地抵御通胀。这是事实。“

  ……我会建议好奇的读者们听从这样的意见。

  保罗·麦卡锡的虚拟现实作品《C.S.S.C. Coach Stage Stage Coach VR experiment Mary and Eve》(2017)。图片:? Paul McCarthy and Khora Contemporary,Courtesy the artist, Hauser & Wirth, Xavier Hufkens, and Khora Contemporary  保罗·麦卡锡的虚拟现实作品《C.S.S.C。 Coach Stage Stage Coach VR experiment Mary and Eve》(2017)。图片:? Paul McCarthy and Khora Contemporary,Courtesy the artist, Hauser & Wirth, Xavier Hufkens, and Khora Contemporary

  不变的虚拟

  2017年威尼斯双年展官方衍生项目当中,林冠艺术基金会(Faurschou )与Cini基金会以及丹麦的虚拟现实制作公司Khora Contemporary联手“特别为艺术家量身打造“,让视觉创作更进一步介入虚拟现实。但是就像经常会发生的事情一样,我认为这种探索型合作的商业元素和它所承载的美学一样显而易见。

  Khora使用HTC‘s VIVE VR硬件在威尼斯推出了两件委托知名艺术家制作的作品。 Christian Lemmerz的《La Apparizione》(2017)将观众置于金色版本的耶稣受难场景中,他的伤口流出了琥铂色与金色的液体,就好像他那幅像漫威英雄人物般有些荒诞的体格因为死亡的疼痛而蜷曲了起来。

  保罗·麦卡锡的《CSSC VR experiment “what is your name?“ 》(2017)则为观众呈现了一幅堕落的景象,集中表现了用Scott Indrisek话而言就是“迅速复制了一群女性形象在漫步、骚扰对方或是相互虐待”的景象。——提醒一下,我们在封闭的艺术圈中所说的“麦卡锡主义“与广泛政治和文化领域所指的麦卡锡主义完全不同。

  虽然我要为所有使用新科技手段的人鼓掌喝彩——特别是麦卡锡,他是少有的几位已经成功使用新媒介材料的艺术家,但是Khora对于双年展的介入刚好也显示了我所认为的虚拟现实作品所隐含的问题:那些它们所推出的内容或体验,是建立在艺术媒介最为传统的稀缺性的基础上的。

  Christian Lemmerz的《La Apparizione》(2017)。虚拟现实。图片:? Christian Lemmerz and Khora Contemporary.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Khora Contemporary  Christian Lemmerz的《La Apparizione》(2017)。虚拟现实。图片:? Christian Lemmerz and Khora Contemporary。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Khora Contemporary

  比如说,目前只有少有的几位藏家可以收藏这位健身运动员身形的耶稣,因为《La Apparizione》限量只有6个版本。McCarthy的作品有11个变体,但是每个只限量5 版(实际上是3个,加上2个艺术家认证版,但是这之间的区别则是另外一个专栏的话题了)。

  虽然Khora想通过与博物馆和基金会的合作、与艺术家合作展览来拓展观众,但是这家公司还是只能依靠这点可怜的资源——大部分要取决于只负责销售艺术家作品的画廊,就像我从Khora合作伙伴Sandra Nedvetskaia那里得知的。

  如同大部分最早那批进入艺术行业的虚拟现实技术一样,Khora陷入了商业的漩涡。虽然虚拟现实作品是可以无限复制的软件,但是它们的作者与分销商依然还是对供应有着严格限制,就像是做限量雕塑一样。

  这不意味着虚拟现实、增强现实以及其他新媒体作品无法撼动延续多年的传统艺术交易准则。这只是说,到目前为止,艺术产业的权贵们更感兴趣的是使用老的方式来盈利,而不是使用新的科技手段来进行大规模革新。[引自Artsy5月10日发表的文章]

纽约苏富比拍卖之前纽约苏富比拍卖之前,让-米切尔·巴斯奎亚、安迪·沃霍尔、草间弥生的作品在伦敦展出。图片:by Tristan Fewings/Getty Images for Sotheby's纽约苏富比拍卖之前,让-米切尔·巴斯奎亚、安迪·沃霍尔、草间弥生的作品在伦敦展出。图片:by Tristan Fewings/Getty Images for Sotheby‘s

  整个(艺术)世界的舞台

  在纽约5月拍卖大战开幕之前,苏富比公布了远超出预期的第一季度业绩。更重要的是,它还显现出了21世纪真正的买卖都是隐藏在表面之下的。

  CEO泰德·史密斯通过电话会议高兴地宣布拍卖行在收入增加了8100万美元后,亏损也相应减少了1460万美元,而相比2016年首季度私洽交易也上升了41%。除了另外还有一些其他各种复杂的数字和表格也许会让大部分普通人昏昏欲睡。他也同时提及了苏富比战略中的一个关键细节。

  除了在5月的拍卖当中为实际委托人提供2.17亿美元的担保之外,这家拍卖行还找到了1.77亿美元的基金用于第三方不可撤销竞拍。就好像我artnet的同事Eileen Kinsella所说的“简单来说,苏富比已经为下周拍卖中最值钱的东西找到了买家。“

  因为佳士得与富艺斯是私人企业,我们不大可能像了解苏富比一样了解他们的具体数字。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三家公司都在以前所未有的积极性在寻找风险分摊的方式。

  这意味着,经常以相比高端私人市场而言更竞争自由、更随性和更民主的大型拍卖,实则是一场精心安排下的作秀。如同旧时的政治格言所说,战争如此之重要,岂能让将军一人来定夺?现在有了一个现代拍卖行的版本:拍卖对于拍卖行、委托人、经纪人、以及艺术家来说也太过重要,不能简单地将它交予屋子里的那些竞拍者。

  诚然,这样的变化无论何时都影响不了拍卖场风云能够部分反映艺术市场情况的事实。但是这确实意味着委托人和拍卖师像在策划演出一样策划销售。所以在大幕掀起,一系列数字出来的时候,我们要问一下自己,究竟哪些故事才是可信的——究竟有哪些幕后人物参与了策划。